大盛游戏登录页面-辣评 – 摊贩占道经营这种“小事”,人民日报两个大号评论解读

小地摊,大民生。

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之下,中央文明办决定,不将占道经营、马路市场、流动商贩列为今年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,推动文明城市创建在恢复经济社会秩序、满足群众生活需要的过程中发挥更加积极作用。

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,通过稳就业促增收保民生,提高居民消费意愿和能力。支持餐饮、商场、文化、旅游、家政等生活服务业恢复发展。

“地摊经济”如何“合理存在”?城市管理如何化粗放为精细?东岳客摘录来自人民日报评论、侠客岛的两篇文章以飨读者。

“一夜之间10万人就业”,什么模式这么神奇,被李克强点赞 |人民锐见

❐ 人民日报评论 作者:李斌

只有扎实做好“六稳”工作,全面落实“六保”任务,才能稳住经济基本盘,织密扎牢基本民生安全网,努力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任务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文明城市测评做“减法”,是为民生做“加法”,释放出升级“地摊经济”治理的积极信号,对于保障民生、促进就业、刺激居民消费和经济恢复具有重要意义,也彰显出文明城市创建本身所具有的民本情怀和民生温度。

城市周边的农民有零卖农副产品的需要,城市里的中低收入群体、失业下岗人员和小微经营者,没有经济实力进驻商场和写字楼,摆摊创业是最容易实现的营生。莫小看这些不起眼的街巷小店、马路市场、流动商贩,维持许多家庭的生计要靠它们,解决灵活就业要靠它们,便利城市居民生活和消费也要靠它们。

由此而言,与其纠结于收与放,倒不如专注于解决“地摊经济”与城市环境的共荣共生问题。目前四川成都、浙江杭州、河南许昌等地,均已允许在不影响疫情防控、不妨碍居民生活、不扰乱市容环境秩序的情况下摆摊经营。探求城市摊贩规范化管理之道,既需要多部门协同谋划、联合推进,也需要政府、经营者、社区、居民等各方主体共同参与。守法经营、文明经营,对店铺商家摊贩而言是必须遵守的底线要求。同时,各职能部门不能“一放了之”,对于噪声污染、卫生清洁、食品安全等可能存在的问题应加强监管和执法,对于融资困难、设施配备、员工招募等问题不妨酝酿进一步的帮扶举措,为“地摊经济”文明营业添一把手、助一把力。

“地摊经济”催生的治理考题,需要付诸精细化的末端治理。群众路线、枫桥经验、基层民主、社区治理等制度优势和光荣传统,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和管理手段,都可以用来为城市善治服务,努力实现各得其所、各美其美的结果。这离不开以“绣花功夫”提高精细化治理水平的细心、耐心、巧心,更离不开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,坚持民有所呼、我有所应,把群众大大小小的事情办实办好。当欢歌笑语与流光溢彩辉应,当醉人烟火味同喧闹叫卖声交织,正是一道靓丽的城市文化景观。

不久前,在陕西西安了解店铺商家恢复经营状况时,习近平总书记向步行街上的游客说,看到大家又可以出来品尝美味,看到城市的烟火味越来越浓了,感到很高兴。最美的城市表情,是百姓笑逐颜开的表情;最暖的城市记忆,是市井寻常生活的记忆。城市烟火气和叫卖声的重现,正是消费逐步恢复、经济逐渐复苏的生动写照,也将会成为城市让人民生活更美好的有力注脚。

小摊贩占道经营这种“小事”,为何中央专门发文?

❐ 侠客岛 作者:珞珈散人

摊贩经济历来是城市非正规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,也是城市烟火味的重要标志,它看似不起眼,却是关乎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大事。……虽然对城市的财政增长贡献寥寥,却吸纳了庞大的就业人口,为市民提供了灵活而多样化的服务。

当前,疫情给城市服务业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。一方面,正规经济面临房租、人力成本压力,在吸引市民消费方面遇到一定阻碍;另一方面,非正规经济的灵活性日益凸显,一些摊点因临近街面、靠近公共空间,更易恢复经营。

中央文明办提出不将占道经营、流动商贩等列为今年的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。对于各城市而言,如何落实这一政策,则需要仔细思量。

如果今年不考核,进而放开摊贩经济,明年又要纳入考核,怎么办?基层最怕折腾,不仅市政部门无法适应,市民也不适应。因此在非常时期过后,最好还是把治理摊贩经济的主动权交还给各城市。各地结合既有政策及现状,做出合乎实际的调整,尽量保持政策稳定,才能使“保民生”的初衷落到实处。

此外,这次的政策虽为“因时而变”,但未必不是有关方面反思、改进工作的契机。

“路边摊”存亡之外,城市管理更应化粗放为精细,化“朝令夕改”为“为长远计”。归纳总结过往的“槽点”,多讲一些整体性、人情化的管理思路。比如,既然要支持流动商贩回归,那建立区域疏导点,有疏有堵,不就能让城市的毛细血管更发达、也不糟心?

毕竟,只有非正规经济足够发达、健康,城市才有活力;只有城市管理的脉搏更稳、更近“人情”,大家才会感受到更多温度。